双汇股票

您的当前位置:股票配资  >  正文

小说:九道神魔决首发

脑海空旷了起来,全身每一处都在暴涨又紧缩着,周围的灵气都聚齐在头顶,体内的丹田在不断的吸收着头顶的灵气,

  “渐渐的仿佛无止境一般,这些灵气在丹田里盘旋渐渐浓缩至一团,”不知过了多久,脑袋渐渐清晰开来,丹田内,一颗金色的珠子在安静的漂浮着。那女子并没有因为自己突破了开光期达到金丹期修为感到一丝丝高兴,而是,睁开双眼,抬头望着天空,不禁落下了泪水。

  张小飞早在那女子发生变化时,就站在了一旁,看到那女子全身泛发金色的光芒,神圣的不可侵犯。

  而,现在看到那女子哭泣,张小飞的心顿时就慌了。

  “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亲你的,我会对你负责的。”张小飞看着那女子眼角的泪水,不禁想到了刚刚的所作所为,造成了怎样的后果。

  张小飞不说还好,一说那女子顿时怒道:你拿什么负责,比起我大师兄,你连蝼蚁的不如。

  不就是你大师兄么,给我些时间,我定超越他。张小飞信誓旦旦的说道。随即气势陡然高深,那即将超越金丹期的神识陡然放开,犹如君临天下般,一位帝王就此诞生。

  那白衣女子感觉到来自张小飞的威压顿时停止了哭泣,抬头望着张小飞,这般强大的神识在门派里都是长老级的人物了。为何他却在这里默默无闻。

  望着眼前的张小飞,白衣女子有些吃惊和诧异,有一刻,白衣女子还真希此人有优越的修为。

  其实,在白衣女子突破开光期达到金丹期时,自身的穴道就已经解开了,但是不想动弹,之前想把张小飞粉身碎骨的念头,在突破后,就平淡了许多。或许,对这个小流氓还产生了一些情感。

  当然,这个白衣女子定然不知道。

  张小飞抚摸着神魔鼎,仿佛与自己的心脉连在一起,内心想着,自己靠敲钟什么时候才能超越他大师兄,一想到大师兄三个字,情绪变的极为复杂。

  突然,张小飞抬起拳头,打在了神魔鼎上。

  “轰。。。。。。。!”

  一声巨响从神魔鼎里传开,然而这次钟声并没有消散,而是在钟内久久回荡。

  终于,伴随着那声响声,传承了千年的神魔鼎,碎了,而碎的那一瞬间,一道光芒进入了张小飞额的脑海中。

  由于之前的声波导致张小飞的眼睛睁不开,只感觉自己的脑海里进去了什么东西。本想着去查探,却被眼前的情景吓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那白衣女子也是在爆炸后站起来,本想骂张小飞搞什么鬼,但也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你。。。。你把神魔鼎。。。打碎了?”白衣女子有些诧异,神魔鼎就算是师傅们也不见的能打碎吧。

  张小飞大感不妙,这可是门派的震山之宝,如今被自己毁去,以后没有了修炼工具,如果让门派里那些长老们知道了还不知道会不会被逐出师门。

  那个,你叫什么名字啊!张小飞转过身问道。

  我叫白夜,你问这个做什么啊?白衣女子道。

  白夜姑娘,如今震山法宝被我弄坏了,我下山看能不能再弄一个,今日你白夜作证,他日我定当奉还一模一样的钟,“说过,张小飞拔腿就跑。”

  片刻,白夜就飞到张小飞面前,说道:你跑什么啊,“那只是一口破钟,开山师祖见此地灵气非常的浓郁,便在此开山立派,借此鼎为名:神魔派。”

  神魔鼎本就是低等法宝,适合前期弟子修炼,然而又庞大的不可收拾,故一直存放在这后山。白夜解释道

  “破钟!低等法宝。。。。。”

  我靠!为什么收我入门的人那样告诉我。张小飞疑惑道。

  收你入门的人长什么样,你又是怎么进的此派。古欣雨问道。

  张小飞简单的讲了怎样买通神魔派的道士,又比划了那人长的模样。

  张小飞刚说过,只见那女子捂住樱桃般的小嘴,咯咯的笑道:你说的一定是厨房处的老白,在我辟谷之前他还照顾我不少呢。

  “靠!我被骗了!”当初看那老头朴素,还真朴素,亏自己夸大,遇到高人了,现在想想,都是泪啊!张小飞怒道。

  正当张小风怒火着想去找老头说理时。

  突然,一股强大的神识威逼而来,此刻竟然压得堪比金丹期修为的张小飞有些喘不过气来。

  眨眼间,便来到张小飞和白夜身前。

  “参见师尊,参见各位长老。”白夜忙作揖道。

  张小飞见白夜作揖,也忙跟着作揖,但是不知该说什么,便沉默的站在旁边。

  几人来此速度之快超越了自己的想象,连自己想用神识打探的机会都没有,可想实力很是恐怖。


更多精彩: